• 沃尔沃打算不卖汽车了!What?其他巨头也打算这么干?!} 2019-05-21
  • 享受激情世界杯 远离心脑血管疾病 2019-05-21
  • 无知、反理性与反智主义,美国如今染上危险的疾病 2019-05-18
  • 喀什“广州新城”带动当地就业 2019-05-18
  • 被欧洲国家踢皮球的移民船终靠岸 地中海漂泊一周 2019-05-11
  • 王世东,传承的不仅是医术 2019-05-11
  • 统计局解读8月PMI:制造业增长动力不足 2019-05-08
  • 为退休留“后路”根本走不通 2019-05-08
  • 第21届上海电影节女性影人大放异彩 2019-05-05
  • 竖排双摄+后指纹 小米6X全面屏新机曝光 2019-04-03
  • 九个字带您感知十九大报告的民生温度 2019-04-03
  • 人民空军奋力投身改革强军 加快推进战略转型 2019-03-21
  • 单兵重机枪!俄ASh突击步枪可灭装甲车 2019-03-21
  • 事实是应该找找中国的一些所谓的专家为什么越来越愚蠢的原因了?也应该找找转帖者“风水神”等为什么会与那些愚蠢的所谓专家扯在一起的原因了。哈哈哈哈! 2019-03-17
  • 新加坡人解馋就去小贩中心 2019-03-17
  •     王猛连忙躲过张贝儿一脚,低声道:“别闹,这女人是个吸血鬼?!彼低?,不由想起昨夜和玛丽安的销魂,心神为之一颤。

        玛丽安却饶有兴趣的看着张贝儿,轻声道:“宝贝,这个女人是谁?嘴里好大的醋意啊?!?br />
        张贝儿听到王猛所言,先是一愣,吸血鬼?目光不由在玛丽安脸上打转,随后听到见玛丽安口称王猛宝贝,先是狠狠的扭了王猛一下,转头冷声道:“骚女人,这小子是我的面首,你少打他的注意?”

        面首?玛丽安一愣,幸亏她的z国语言还不错,瞬间明白,笑道:“你的面首很厉害,昨天晚上酒吧和我一场销魂,到现在都不能忘记他的滋味,以后我们分享好吗?”

        张贝儿听到玛丽理安的话,面上先是一喜,随后大怒,暗道:“昨夜?昨夜不是自己和王猛……”想到这里,狠狠的瞪了王猛一眼,“流氓,你给我解释清楚!”

        王猛却没有心思从这里听两个女人扯淡,大声道:“玛丽安,里面是不是有个女警?”

        “女警?呵呵,宝贝你可真风流?!甭昀霭残Φ溃骸袄锩媸怯懈雠??也是你的情人吗?你是来救她的?那个女警牵扯到我们的一些事,怕是不能让你如愿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王猛一听夏婉琳果然在里面,浑身泛起金光,他心中实不愿和这个风骚艳丽的女吸血鬼动手,又问了一句,“我必须救他,你让不让?!?br />
        玛丽安摇了摇头,“小宝贝,我劝你还是不要动手的好,这里除了我,里面还有两个吸血鬼男爵在?!彼闹卸酝趺痛媪思阜至云娴暮酶?,也不愿动手。

        王猛却不答话,猛然窜出,身子化作一道金光,消失在半空中。

        “这么快?!甭昀霭蚕仁且汇?,很快嘴角泛起一丝笑意,吸血鬼就是以速度见长,她身为一个子爵,速度上从未吃亏。双手指甲猛地变长,泛起血样的光芒,玛丽安瞬间就锁定了王猛的位置,迎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“让开!”王猛冷声道,说完,右手化做一道金光,劈了下去,他动了真火,夏婉琳在他心中一直占据了个位置,想起那个夜晚,一个女警扶着走,走出密林,后有追兵,当问她为什么不丢下伤重的自己时,那句冷冷的“请你记住,我永远是一名人民警察?!?,没当想到这里,他总是会热些沸腾。

        玛丽安叹了口气,“小宝贝,真想和你再来一次,可惜…”她说完,躲过王猛这一劈,艳唇微张,口中发出莫名的尖锐的鸣叫,时大时小。

        鸣叫传入王猛耳中,让他面上一滞,身形也慢了下来。玛丽安犹豫了一下,双手举起利爪,冲着王猛的胸膛,抓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金光亮起,玛丽安的双手宛如抓到钢石一般,双手上的十个利爪“啪”的一声,断了三只。王猛脸上血色一闪而过,“嘭”的一声落在地上。

        玛丽安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利爪,上面断痕犹新,她这对爪子练成一百多年来,早就是破金断铁,从还未折断过。五十年前,在英国,素来以钢筋铁骨著称的一个老狼人,也是被一抓捏去了头颅。这个东方人到底是什么身份?

        张贝儿却大惊,跑到王猛身旁,关切道:“流氓,你没事吧?!蓖趺鸵×艘⊥?,站了起来,他的胸前衣裳已经破裂,露出的胸膛上,隐隐有两道血痕,让他心中一惧,没想到现在的身体,居然也会被刚才那一抓所伤。

        “我倒是小瞧你了?!甭昀霭驳纳舯淅?,一股淡淡的黑气笼罩着她,变得有些飘忽,“你执意如此,唯有死?!?br />
        王猛的脸上也变的严肃,一字一顿的道,“里面那个女警我非救不可,你不让,也唯有死!”他感到自己右臂里的那把小剑,在体内跃跃欲试,慢慢的变大,整个右臂金光越来越盛,慢慢的就要凝聚成一把剑形。

        张贝儿听到这句话,却一脸失神,那个女警到底和王猛是什么关系,他明显不是这个女吸血鬼的对手,值得吗?

        场中形式变得肃然,风仿佛也在此刻停止了吹动。玛丽安身上的黑气越来越盛,笼罩在里面的她,渐渐的也起了变化,娇艳的红唇中,慢慢的伸出两个獠牙来,背后隆起,“噗哧”一声,将衣裳撑破。

        王猛脸上毫无表情,但却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,这个女吸血鬼给他的压力太大了,让他浑身汗毛倒立,是恐惧吗?他暗叹一声,自己终是个懦弱的人,却要强行插入这不属于自己的世界,离开这里,带着自己体内的项链远走高飞,不是更好吗?

        可惜,里面还有个女警等着自己去救,自己为什么要对那个女警念念不忘?

        王猛苦笑一声,踏前一步,挥起了右臂,金光隐隐和那黑气抗衡着,更是响起了一声不易察觉的低吟,声音不大,就连旁边的张贝儿都没有听到。王猛却是闻声一震,是那把小剑,它在欢呼,期待吗?

        张贝儿瞪大眼睛,看着王猛,仿佛自己第一次认识这个人,心中暗道:“这个流氓不是一向懦弱胆小的吗?自己只要瞪瞪眼,他就不敢回话,他为什么要这样?那个女警对他来说这样重要吗?”想到这里,心底泛起一股淡淡的失落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场上气氛千钧一发之际,一声不大不小的惨呼却穿了进来。

        玛丽安脸上变色,暗道:“迪尔,一定是迪尔。他和狄米莱不是已经将那几个警察击毙,擒住那个女警了吗?!?br />
        忽然,一道白光冲天而起,瞬间宛如波浪般,冲散了笼罩在十八拐上面的淡淡血气,一个庄严的声音响起,“万能的主,降下洗清一切的圣光,指引迷路的羔羊,冲破这世间的昏暗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教廷的走狗?”玛丽安失声叫出,刚才那一声明显是教廷中圣骑士才能用的圣光洗涤。

        那边王猛和张贝儿也是一惊,这声音听起来眼熟,张贝儿面色一变,恨恨的道:“是爱丽丝?!蓖趺痛缶?,脑海中泛起那个白衣西方美女,还有她手中的长矛。
  • 沃尔沃打算不卖汽车了!What?其他巨头也打算这么干?!} 2019-05-21
  • 享受激情世界杯 远离心脑血管疾病 2019-05-21
  • 无知、反理性与反智主义,美国如今染上危险的疾病 2019-05-18
  • 喀什“广州新城”带动当地就业 2019-05-18
  • 被欧洲国家踢皮球的移民船终靠岸 地中海漂泊一周 2019-05-11
  • 王世东,传承的不仅是医术 2019-05-11
  • 统计局解读8月PMI:制造业增长动力不足 2019-05-08
  • 为退休留“后路”根本走不通 2019-05-08
  • 第21届上海电影节女性影人大放异彩 2019-05-05
  • 竖排双摄+后指纹 小米6X全面屏新机曝光 2019-04-03
  • 九个字带您感知十九大报告的民生温度 2019-04-03
  • 人民空军奋力投身改革强军 加快推进战略转型 2019-03-21
  • 单兵重机枪!俄ASh突击步枪可灭装甲车 2019-03-21
  • 事实是应该找找中国的一些所谓的专家为什么越来越愚蠢的原因了?也应该找找转帖者“风水神”等为什么会与那些愚蠢的所谓专家扯在一起的原因了。哈哈哈哈! 2019-03-17
  • 新加坡人解馋就去小贩中心 2019-03-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