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你总是肆意歪曲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满脑胡思乱想,所以才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,肆意诋毁科学新真理,这才真是“蚍蜉撼树也”! 2019-06-07
  • 国家开发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-05-26
  • 人人都有劣根性。精英群体利用大多数人的劣根性实现私利很合理,对么? 2019-05-26
  • 沃尔沃打算不卖汽车了!What?其他巨头也打算这么干?!} 2019-05-21
  • 享受激情世界杯 远离心脑血管疾病 2019-05-21
  • 无知、反理性与反智主义,美国如今染上危险的疾病 2019-05-18
  • 喀什“广州新城”带动当地就业 2019-05-18
  • 被欧洲国家踢皮球的移民船终靠岸 地中海漂泊一周 2019-05-11
  • 王世东,传承的不仅是医术 2019-05-11
  • 统计局解读8月PMI:制造业增长动力不足 2019-05-08
  • 为退休留“后路”根本走不通 2019-05-08
  • 第21届上海电影节女性影人大放异彩 2019-05-05
  • 竖排双摄+后指纹 小米6X全面屏新机曝光 2019-04-03
  • 九个字带您感知十九大报告的民生温度 2019-04-03
  • 人民空军奋力投身改革强军 加快推进战略转型 2019-03-21
  •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今天 > 玄幻小说 > 谋断九州 >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凿缺
        孙雅鹿登门拜访,带来一份特别的邀请——只邀请,但是不希望对方接受。

        “本月十七,世子将要大婚,迎娶贺荣部贵女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就是……后天?”

        孙雅鹿点头,将一份请柬送上。

        徐础有些意外,“济北王真的希望我去?”

        孙雅鹿摇头,“我是湘东王的幕僚?!?br />
        徐础大笑,济北王若是真希望他这个女婿参加婚礼,会派自家心腹管事来请,而不是借助他人之口。

        “请转告两位殿下,说我身体有恙,不能参加婚礼,万望海涵,另备薄礼,以表寸心,祝世子早生贵子?!?br />
        孙雅鹿笑着点头,“最近喜事颇多,也叫徐公子得知:贺荣部老单于病逝,诸子争位,纷纷拉拢邺城,形势扭转,如今不是邺城有求于贺荣部,而是贺荣部有求于邺城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恭喜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占据东都的马维,此前归顺江东,最近总算看清形势,前天派人送信,改口向邺城称臣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恭喜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降世贼进入汉州,传言一直说汉州全没,原来是误传,汉州还有十几座大城完好,使者潜行,昨天赶到邺城,向两位殿下求助——他向邺城而不是江东求助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恭喜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并州军挺进秦州、荆州军转入汉州,待世子大婚之后,冀州军将与淮州军并肩进发,如今又得汉州军以为内应,平乱指日可待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恭喜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便是徐公子家中也有喜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哦?”

        “中军将军楼硬在淮州落脚,将随军前往秦州平乱。许多楼家子孙在东都落入叛贼手中,有几位半路逃出,也来投奔邺城,其中有楼矶楼骁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是楼家的喜事,是……欢颜郡主的喜事。总之,恭喜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徐公子还是不认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已习惯姓徐?!?br />
        徐础也不多问,但他知道,如果只是传达一份不诚心的邀请,用不着孙雅鹿亲自出面。

        “听说,徐公子离席了?”

        徐础点头,“我正要出去舒展筋骨,孙先生可有闲暇之心,一同游谷?”

        “常有意祭拜范先生?!?br />
        上次祭拜,孙雅鹿随同世子而来,人多事杂,没机会单独行礼,这一次,只有徐础作伴,他在坟前认真地拜了几拜,拔去附近的杂草,看着范门弟子树立的那块石碑,“徐公子不打算让人抬走?”

        “不立最合范先生遗愿,但是既已立碑,倒也不必非得抬走?!?br />
        孙雅鹿笑道:“这的确像是范先生能说出来的话??艿拦虑叭詹野?,范门弟子仍不肯承认徐公子是范门正统吗?”

        “还没见到有谁再来?!毙齑《哉饧虏⒉辉谝?。

        孙雅鹿点头,终于说到正事,“刚才我说的那几件喜事,徐公子没有什么要说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恭喜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不,除了恭喜以外?!?br />
        徐础想了想,“孙先生希望我说些‘不中听’的话?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,徐公子的见识与谋略,我向来是佩服的,此次前来拜访,一是奉送请柬,二就是想听听徐公子对大势的看法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……我还真有几个问题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请问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贺荣部诸子争位,都要拉拢邺城。对邺城来说,这是好事,正该借机分而治之,何以急着为世子迎娶贵女?”

        “虽说诸子争位,但是形势已然大致明了,贵女之兄贺荣强臂已得诸部支持,再难分而治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就这样?”

        “如果贺荣部的形势果如孙先生所言,那邺城似乎没什么选择,我也没什么可说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徐公子离席,想必已是心事通透,何需隐而不发?”

        “我纵然通透,也不能凭空推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徐公子还想知道什么,问我便是,我当知无不言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……老单于是怎么死的?”

        “病死,年老体衰,常年抱病,他身边的人早有准备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虽说如此,可他死得真是凑巧,正好招回入塞的骑兵,邺城无需再施奇计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哈哈,我明白徐公子的意思,但是据我所知,这真是凑巧?!?br />
        一句“据我所知”,孙雅鹿给自己免去诸多麻烦。

        徐础笑了笑,“更‘凑巧’的是,老单于年老体衰,居然迟迟没有指定继位之子,死后引来纷争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塞外蛮夷,不受礼教之化,向来如此,以为诸子争位,能让最强者得位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如此,我真没有什么可说的,邺城得贺荣部强援,只需稍加约束,必能凭此横行天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能得徐公子此言,我心里又踏实许多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除非——”

        “还有除非?”

        “世事难料,总有除非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愿闻其详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除非晋王也在拉拢贺荣部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哈哈,徐公子多虑,晋王有自知之明,早已率全军臣服于邺城,沈家与贺荣部的多年交情,全为邺城所用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如此的话,更要恭喜?!?br />
        孙雅鹿等了一会,追问道:“徐公子还有要说的吗?”

        徐础轻轻地吐出一口气,“邺城与秦、汉两州相隔千山万水,纵然平定叛乱,地不得广,人不得众,此时西进,似有不妥?!?br />
        孙雅鹿刚要开口,徐础却不给他机会,一气说下去,“邺城平乱,而荆、并两州得利,此事颇为可疑。梁王想必是害怕邺城以平乱为名,其实还要再攻东都,所以甘愿称臣。邺城既然接受梁王臣服,以我揣度,此次西征的目标亦不是东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平定秦、汉之乱,乃万物帝之遗愿,两位殿下必要完成,东都乃天成旧家,早晚也得夺回,徐公子却以为这两者皆非西征目标——想法奇特,不愧徐公子之名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平乱、收服东都,都是‘早晚’的事,然非当务之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以徐公子之见,邺城的当务之急是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江东石头城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哈哈?!彼镅怕勾笮?,天成皇帝流落石头城,受梁、兰两家挟持,只要小皇帝在位一天,邺城这边就没办法名正言顺地推立新君,“徐公子还想到些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诸军西征,石头城遇险,将无援军。这就是我能想到的全部了,至于谁会去进攻石头城,非我所能猜出?!?br />
        孙雅鹿收起笑容,“邺城肯定不会发兵南下,中间隔着一个淮州呢,而且邺城也没有弑君之意,江东纵然生乱,也是凑巧之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像老单于之死那么‘凑巧’?”

        “世事难料?!彼镅怕褂眯齑≡倒痪浠袄椿卮?,“话说回来,徐公子有这样猜测在所难免,只怕别人也有类似的想法,坏我邺城的名声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邺城宜立刻指派秦、汉两州的牧守,随军西征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此时指派牧守,岂不是会引起沈、奚两家的不满?这两家之所以同意西征,一个视秦州为自家后院,一个当汉州是必得之物,绝不会同意由邺城任命牧守,而且晋城也的确没办法隔着千山万水掌管两州。此任命一出,诸州会为认为邺城急于平定天下——邺城的确有此雄心,但还不想太早公之于众?!?br />
        徐础笑道:“群雄只会因为太满意而生疑心,邺城想消除疑心,唯有反其道而行之,令其不满意?!?br />
        孙雅鹿微微一怔,随即拱手道:“明白了,多谢指教,郡主也会感激不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郡主聪明,行事易满,孙先生身为幕僚,当为之凿缺?!?br />
        孙雅鹿拱手,“得徐公子此言,令我茅塞顿开?!?br />
        孙雅鹿此来,其实是为试探徐础是否还有称王之心,结果真得到一些极有用的提醒,心中敬佩,匆匆告辞,要回邺城向欢颜郡主进言,在完美的计划上凿出几个小小的“缺口”。

        徐础用“知无不言”获得对方信任,但他知道,这是权宜之计。

        房间里,冯菊娘又在描字,比之前都要认真。

        徐础也不打扰他,让老仆去传王沛。

        王沛一身汗地赶来,他刚与昌言之角力,依然不分胜负。

        “徐公子唤我?”

        徐础坐在席上,嗯了一声却不开口。

        王沛只得等着,偷偷瞥一眼冯菊娘,与其他人一样,心里纳闷这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。

        冯菊娘写完整整一页之后,笑道:“我发现只有在这里,我才能全心全意地写字——要我离开吗?”

        徐础摇摇头,向王沛道:“刚刚来的客人名叫孙雅鹿,乃是湘东王身边最受宠信的幕僚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啊,我在东都给徐公子做卫兵时,曾见过此人?!蓖跖娌幻靼仔齑∥我宰约核嫡饧?,“湘东王好像就是被他带走的吧?”

        “正是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,那他肯定极受宠信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军国大事,湘东王都会与他商量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哦?!蓖跖媛韵圆话?。

        徐础又变得沉默,冯菊娘开始描写新的一页,本来有些好奇,慢慢地专注于运笔,再不关心另外两人说些什么。

        王沛越来越不安,等了一会,小声问:“这位孙先生……来做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邀我参加济北王世子大婚,还向我透露一些四方形势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吗?”王沛眼神躲闪。

        “金圣女在秦州的确战败,不像传言中那么惨烈,也不像戴将军所说的那么轻松,有些伤亡,还有人被俘?!?br />
        王沛目光一扫,冯菊娘是名女子,不足为惧,徐础相当于孤身一人,手无寸铁……他是这么想的,身体却不受控制,轻轻发抖。

        徐础起身,赤脚来到王沛身前,相隔咫尺,全不设防,“你想留下,便留下,谷中终有你一席之地?!?br />
        王沛扑通跪在地上。
  • 你总是肆意歪曲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满脑胡思乱想,所以才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,肆意诋毁科学新真理,这才真是“蚍蜉撼树也”! 2019-06-07
  • 国家开发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-05-26
  • 人人都有劣根性。精英群体利用大多数人的劣根性实现私利很合理,对么? 2019-05-26
  • 沃尔沃打算不卖汽车了!What?其他巨头也打算这么干?!} 2019-05-21
  • 享受激情世界杯 远离心脑血管疾病 2019-05-21
  • 无知、反理性与反智主义,美国如今染上危险的疾病 2019-05-18
  • 喀什“广州新城”带动当地就业 2019-05-18
  • 被欧洲国家踢皮球的移民船终靠岸 地中海漂泊一周 2019-05-11
  • 王世东,传承的不仅是医术 2019-05-11
  • 统计局解读8月PMI:制造业增长动力不足 2019-05-08
  • 为退休留“后路”根本走不通 2019-05-08
  • 第21届上海电影节女性影人大放异彩 2019-05-05
  • 竖排双摄+后指纹 小米6X全面屏新机曝光 2019-04-03
  • 九个字带您感知十九大报告的民生温度 2019-04-03
  • 人民空军奋力投身改革强军 加快推进战略转型 2019-03-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