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人民日报:“上海精神”与儒家文化相合相通 2019-09-20
  • 福建竹农联名写信:幸福生活节节高 祖国明天更美好 2019-09-20
  • 百老汇如何利用科技手段将动画《冰雪奇缘》搬上舞台 2019-09-16
  • 创维数码发布年报:净赚5.41亿港元 同比减少58.7% 2019-09-16
  • “美丽四川·神奇九寨”主题推介会在香港举行 2019-09-07
  • 阿富汗塔利班不延长停火 停火期结束后将恢复作战 2019-09-02
  • 【学习时刻】政协委员谈两会: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 2019-09-02
  • 以政府拟严打“乱拍摄”以军行为 最高10年监禁 2019-08-12
  • 健康--北京频道--人民网 2019-08-12
  • “春雨行动”助学金捐赠仪式启动 2019-08-02
  • 福特和戴姆勒停止合作研发燃料电池技术 2019-08-01
  • 90岁老夫妇也玩王者荣耀真人cosplay? 2019-08-01
  • 2018新商业企业发展论坛 2019-07-26
  • 回复@信马克.blog:伪教授一边卖萌去…… 2019-07-26
  • 【少年志·朗读者】让我们一起来读书 2019-07-22
  •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今天 > 其他小说 > 纵横诸天的武者 >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假正经就是矫情(求订阅)
        “老大不是跟你说了么,有机会的话帮你二弟一把!”

        似乎感受到了小儿子心中的熊熊嫉妒之火,贾母脸色一沉不满道:“这么好的机会,琏儿能升官,要是换你二弟的话不也同样能升迁么?”

        这话说的,把琏二放在哪啦?

        都不用看,琏二此时的脸色铁定难看,只是辈分太低不敢发作罢了。

        “老太太,之前我也跟你说了,老二想要跟着沾光可以啊,明天我就向工部申请借人,让老二到北城这边参与工程建设规划,乐不乐意全靠他自愿!”

        大老爷双手一摊,无所谓道:“事先说明,到了北城参与工程建设规划,必须得主动行动起来,勘察地形了解北城百姓的分布情况,还有其它一些相关事项,老二都得亲自摸索清楚,别到时候丢乖露怯我可是不会帮忙撑场子的!”

        一番话说得大义凛然,贾政脸上的喜色还没消散便被不满取代,瞪大眼睛不可思议道:“大哥,用不着这么苛刻吧?”

        心中却是一点底都没有,他一个堂堂读书人委身工部已经相当不容易了,叫他去跟普通的工匠一般忙活,不可能滴。

        再说了,他也没这个能力啊,坚决不能把短板亮出来,不然以后还怎么在官场上混?

        “对啊老大,你刚才说得可都是粗活累活,老二堂堂的五品官要是做这等事情,不是叫旁人看了笑话么?”

        不用贾政开口拒绝,贾母便不满开口:“不能叫下面的人做事,老二就等着分润功劳???”

        她倒不是知晓小儿子是个草包,而是觉得脏活累活自然有下面的人做,象小儿子这样的读书人可不能胡乱沾手。

        想什么好事呢?

        大老爷呵呵一笑也不反驳,顺着贾母的话头,悠然道:“那就让老二做个监工总成了吧,老太太也该知晓下面的人有时候太过奸猾,要是没人严厉督促的话,什么好事都能办成坏事,到时候就是我这个做主的人背锅倒霉了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转头看向脸色阴晴不定的贾政,笑呵呵道:“怎么样老二,监工的活计你总该做得了吧,只要你懂其中的门道,做起监工来其实很简单的!”

        简单个屁!

        贾政心中愤愤,他又不是真是傻缺,在工部坐了差不多二十年的冷板凳,虽然对某些事情依旧不甚了解,也知晓底下的工程有不少猫腻,可惜他放不下身段,对此根本就不了解哇。

        再说了,他一正经读书人,做监工合适么?

        “老大,就不能让老二坐衙么?”

        显然,贾母也不同意大老爷的提议,这时候她的脑回路跟贾政出奇的一致,小儿子堂堂读书人做什么监工啊,真是掉份。

        得!

        见过胡搅蛮缠的,大老爷还真没见过贾母这样不知所谓的,简直就把朝廷规矩当作儿戏。

        贾老二也不是好东西,一直默不做声,不就是不满大老爷的提议么,有本事你直接明说啊,每每都让贾母冲锋在前有意思么?

        不过……

        大老爷今天心情不错,在顺天府衙打了个胜仗,没啥心情跟贾母吵闹,也不想闹得大家都没脸,反正有些事情不是想如何就能如何的。

        “我倒是没意见,只要老二不担心御史言官弹劾咱们贾家徇私就成!”

        摆了摆手,大老爷一脸平静笑道:“算一算,北城兵马司衙门现在有我跟琏儿当差,再来一个姓贾的也没什么,反正咱们也没做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儿!”

        “不行!”

        这次不等贾母开口,一直装正经的贾政急忙出声反对:“这样做很不好,指不定最后叫御史言官搅了好事!”

        话说得冠冕堂皇,实际的原因还是政二老爷不想承担一丝一毫的风险,尤其是有可能会被御史言官盯上,给自己的清名染上污点的事儿,作为正经读书人的政二老爷绝不会做。

        说白了,就是有好处政二老爷想得,可是冒风险的事情就敬谢不敏了。

        真特么操蛋,丫的以为天下皆你母??!

        大老爷震精了,见过厚颜无耻的,就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,简直刷新了他的三观有木有?

        “老太太你看,不是我不愿意出手啊,老二自己不同意我也没法不是!”

        这样好的机会,大老爷自然要立刻抓住,看向贾母苦笑开口:“看来这次没法给老二争取好处了!”

        贾母面沉似水,挥了挥手没好气道:“罢了罢了,是老婆子一时动了心思,既然老二不同意的话,那就算了吧,我累了你们兄弟先回去吧!”

        “老太太好好休息!”

        大老爷装摸作样告辞,然后带着一直默不做声的琏二离开,只留下荣庆堂正屋相顾无言的贾母和贾政。

        荣庆堂外的小路上,琏二满脸挂笑奉承道:“还是老爷有办法,不然叫二叔参合进来,怕是好处得不到多少,麻烦事儿却是不会少!”

        “少拍马屁!”

        大老爷摆了摆手,没好气道:“要是政老二真有本事,老爷我也不介意拉他一把,可惜他是个草包啊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老爷我怎么可能让他添乱?”

        琏二尴尬一笑,他怎么就没看出二老爷是个废柴呢,也不知大老爷怎么就一口断定的?

        “别想些有的没的,尽快回去好好休息,等把一期工程完成就轻松了,到时候少不了你小子的好处,在此之前一定要顶住不能出了漏子,不然老子可不会跟你小子客气!”

        说完,没有理会小白脸被吓得煞白的琏二,施施然扬长而去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纷纷扰扰中,时间匆匆流逝,转眼大半年过去。

        北城某一块区域换了摸样,原本的脏乱差以及各种污七八糟的建筑和环境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数条宽敞整洁的青石大街。

        街道两旁全是建制统一的二层或三层小楼,最底下一层商住两用,二层或者三层都是民居,参考现代九十年代初的小县城街道,就是这么个灰不溜揪的摸样,只是卫生环境经过强化了而已。

        建筑材料中,用了点土制水泥,两层或者三层建筑看起来坚固牢靠,放眼望去赏心悦目好不整洁。

        这一片新建区域靠近城门,更是有好几条街道直接连通出城大道,交通便利不用担心出行的问题。

        新建的数条街道包括数百多层民居,还没建成只是有个趋形的时候,就已经引起京中商民百姓的关注,等北城兵马司衙署开放房屋买卖市场后,更是在短时间内被抢购一空。

        北城又如何?

        只要宅子敞亮周围环境尚可,出行方便治安不错的话,愿意来此定居做生意的商民百姓不要太多,京城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,就是一般殷实百姓家里也是有不少积蓄的。

        单靠买卖新修房屋,北城兵马司衙署不仅一举收回投资成本,反而还大大赚了一笔,当大老爷召集一干利益同盟开会分红之时,现场的气氛有多热烈可想而知。

        “恩侯真有你的,没想到你这家伙折腾的北城改造计划,竟然弄出了这么大的场面,了不得??!”

        利益同盟之中,有好几位都是原主相识多年的老纨绔朋友,这次他们咬牙跟着大老爷赌了一把,结果没想到半年时间的收益便有四五倍之巨,简直就跟抢银子没啥两样。

        “要不是哥几个鼎力相助,我就是想折腾也没那本钱??!”

        大老爷呵呵笑道:“哥几个没损失就好,不然我可会内疚的!”

        哈哈哈……

        畅快,畅快,真真畅快!

        一干下注出力的勋贵子弟以及京中底层官员满脸红光好不畅快,这次不仅赚了大把银子,而且朝廷的奖赏也不会少。

        大老爷一如既往的豪气,待北城改造计划一期工程完结后,第一时间向朝廷做了汇报,其中自然少不得将他们这些出了力的名字带上,听闻朝堂大佬在实地检验过后态度相当不错。

        “恩侯你可不许藏私啊,那几条街道上最繁华地段的宅子,可都没有出售呢,要不给我来两套?”

        也有那更看重钱财的参与者,借着酒劲向大老爷讨个好处。

        这样的人可不仅仅只是一两个,谁都看得出来这些繁华地段的宅子价值,就算为了给家族或者自身多添一份会下金蛋的母鸡,也是相当不错的投资。

        “诸位你们就不要想了,那些宅子都被上头的人分走了,不仅你们没份,就连我这个主导都没有份!”

        大老爷摆了摆手,说得相当直白,免得有人表面不说,暗地里却是记恨上了,他真没得了这里头的好处,何必叫人记恨呢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不像你贾恩侯的风格??!”

        有人却是不信,借着酒劲假意调侃,试探道:“莫不是有啥内情?”

        其余与会人等,纷纷竖起耳朵想要听个究竟,他们也好奇啊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,诸位以为我要是不识趣些,还能在北城兵马司的位置上待得这么安稳么?”

        大老爷笑得意味深长,说出的话却是叫一干利益同盟心凉……8)
  • 人民日报:“上海精神”与儒家文化相合相通 2019-09-20
  • 福建竹农联名写信:幸福生活节节高 祖国明天更美好 2019-09-20
  • 百老汇如何利用科技手段将动画《冰雪奇缘》搬上舞台 2019-09-16
  • 创维数码发布年报:净赚5.41亿港元 同比减少58.7% 2019-09-16
  • “美丽四川·神奇九寨”主题推介会在香港举行 2019-09-07
  • 阿富汗塔利班不延长停火 停火期结束后将恢复作战 2019-09-02
  • 【学习时刻】政协委员谈两会: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 2019-09-02
  • 以政府拟严打“乱拍摄”以军行为 最高10年监禁 2019-08-12
  • 健康--北京频道--人民网 2019-08-12
  • “春雨行动”助学金捐赠仪式启动 2019-08-02
  • 福特和戴姆勒停止合作研发燃料电池技术 2019-08-01
  • 90岁老夫妇也玩王者荣耀真人cosplay? 2019-08-01
  • 2018新商业企业发展论坛 2019-07-26
  • 回复@信马克.blog:伪教授一边卖萌去…… 2019-07-26
  • 【少年志·朗读者】让我们一起来读书 2019-07-22
  • 河南快三走势图爱彩乐 最稳3D买法 打jdb财神捕鱼技巧 澳门永利电玩下载 梭哈每轮发牌顺序 内蒙古11选5哪年开始有的 贵州快3今日开奖视频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中奖规则 排列五走势图预测号码 辽宁11选5走式图 福彩18选7中奖号码 与人方便一尾中特 排列3预测 黑龙江十一选五手机走势图 彩票统计分析软件